•   繁體 簡體
    委員辦公平臺
    電子郵件系統
    最新動態:
    ·牢記初心使命 推動文化繁榮發展  ·港澳地區市政協委員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重要講話精神視頻座談會召開   ·市政協召開第七十二次主席會議 盛茂林主持并講話  ·盛茂林作學習貫徹市第十二次黨代會精神宣講報告  ·市政協組織常委視察助推經濟社會發展全面綠色轉型  ·維護核心忠誠擔當 用心用力推動發展  市政協組織部分委員開展監督性視察 為推進兒童青少年近視防控工作建言  ·讀書促履職 展現新作為  ·市政協組織委員開展監督性視察 嚴格按照流程做好中考評卷工作  
       您當前的位置 : 天津市政協  >  委員履職  >  委員風采
    用科技創新點燃國貨之光 ——鄭春陽委員的科技報國之路
    天津政協網 www.rowenoakdesign.com 日期:2022-05-20 08:52 來源:人民政協報
    【字號: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本報記者 孫琳

      青年寄語:

      青年人如朝陽,日出東方,其道大光,朝氣蓬勃。新時代的中國青年,要有勇于堅持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骨氣,不斷培養敢于與世界爭雄的志氣,不斷增強平視身邊世界的底氣。

      有青年人的積極參與,中國可以誕生更多世界級的企業,可以孕育更多全球化的品牌,可以產生更多開拓性的創新。對于新一代創業青年,應放平心態,創業是一條光榮的荊棘之路,它可能成功,也可能失敗,但創業的人生經歷,會成為你人生中彌足珍貴的經歷;同時要堅持創新,一家企業,如果想做大做強,一定要把創新擺在首位,沒有先例,就讓自己成為先例,敢于“吃螃蟹”,敢闖“無人區”,敢破“天花板”;還要堅守家國情懷。

      奮斗者,正青春,希望新時代的中國青年,不負韶華,只爭朝夕,奮力跑出青春賽道的好成績!

      ——全國政協委員,天津強微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鄭春陽

      2010年,一次與天津濱海新區招商調研隊伍的邂逅,讓遠在大洋彼岸的鄭春陽放棄了美國優越的生活和發展前景,毅然決然地回歸到了祖國的懷抱,開啟了他的創業歷程。

      在他人眼里,也許這是一個偶然,但在鄭春陽心里這一直都是一種必然。

      這種必然,或許是源于他少年時期為國出征,摘得國際生物奧林匹克競賽銀牌時,那種油然而生為國增光的榮耀感;也或許是源于他青年時代,在美國求學工作中看到國內高端生物技術領域尚處空白而萌發的擔當感。

      “科技報國,實業報國,用自己學到的知識和多年積累的工作經驗回報祖國。”這樣一個聲音一直縈繞在鄭春陽的心底,讓他在異國他鄉致力于酶制劑研究的12年后,頂著兩項美國國家級研究獎勵,攜帶著多項生物醫學尖端技術項目科研履歷,以一名掌握世界級生物技術專利科技工作者的身份投身報國。

      “追夢青年 強國有我”!

      正如鄭春陽所說,放棄國外的高薪待遇,回國填補生物研發領域空白,是他為了信仰而無悔的抉擇;兼顧尖端科研開發和品牌的經營與創新,是他為了實現夢想而堅守的初心。

      一次生物競賽打開了理想之門

      “1994年,是我人生的第一個分水嶺。因在高中三年級代表中國參加國際生物奧林匹克競賽獲得了銀牌,那一年,我被保送進入了北京大學生命科學學院,它點燃了我對生物技術的熱愛。”鄭春陽說,從那時起,他就與生物技術結下了不解之緣。

      通過在大學里的學習,鄭春陽對分子生物學有了更深刻的理解,也產生了更濃厚的興趣。為了進一步深造,1998年,他申請了全額獎學金前往美國學習。2004年獲得美國羅切斯特大學生物化學博士學位,后又在美國康奈爾大學完成了博士后研究,并在美國波士頓一家生物公司以研究員的身份,一直從事生物技術的研究。

      鄭春陽的努力得到了回報。他在美國從事研究期間,先后發表多篇學術論文,提交了多項國際專利申請,主持參與過多個生物醫學尖端技術項目,并獲得了多項美國國家級研究獎勵。

      越是取得成就,越讓鄭春陽對祖國的眷戀之情更加濃厚。34歲的鄭春陽期待能為社會作更多的貢獻,為祖國奉獻自己的力量,他開始更加密切關注祖國的發展。

      “還記得1998年我初到美國時,美國媒體鮮有中國的新聞報道,但隨著東方巨龍的崛起,到了2008年各大媒體開始頻繁報道中國的發展。中國更加自信、更加開放,中國改革開放的輝煌成就得以在全世界集中展現。”鄭春陽說,雖在異國他鄉,作為中華兒女,他也為國家的日益強盛感到無比自豪。

      與此同時,生活習慣和文化認同感的不同,也讓他一心想要回國發展。“我喜歡吃中餐,喜歡打乒乓球,我不是玩橄欖球長大的,我的根在中國。2008年北京奧運會的成功舉辦,更是讓我心潮澎湃,更加想念祖國。”

      梁園雖好,終非我家。就這樣,身在異國他鄉的鄭春陽深受祖國發展的感召,被國內重視人才的大環境、先進思想理念、日益增強的綜合國力所吸引,同時也為一些關鍵核心技術長期受制于人,一些重要原材料、關鍵零部件等長期依賴進口而憂心。2010年,機會來了,天津濱海新區一個招商團隊到了美國,他們的坦誠打動了鄭春陽,他毅然辭去美國的高薪工作,回國創業。

      作為國家“海外高層次人才引進計劃”項目引進來的海外留學人才,鄭春陽回到天津創立了天津強微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并且得到了國家和天津市給予的400萬元創業基金。

      “在國外做科研項目做得再好,不過是給人家打工,回到故土做一番貢獻祖國的事業是我一直都有的青春夢想。”于是他兌現了當年“出國是為了更好地回國”的初心。

      鄭春陽說,從那時起,他感受到的不僅僅是實現創業的興奮,更是有了一種沉甸甸的使命感。

      突破技術壁壘 把酶制劑價格“打下來”

      按照鄭春陽的話說,2010年,成了他創業的“元年”,也是他人生的第二個分水嶺。而為了報效祖國,實現填補國內高端生物技術領域空白成了他當時的目標。

      生物酶制劑是生物產業最基礎的研發原料,但國內95%以上的酶制劑都需要靠國外進口,酶制劑被國外壟斷,不僅增加我國生物技術領域的科研成本,還會制約科研進度,其影響的不僅是國內幾家生物企業,甚至可能是整個生產產業的發展。

      “過去在美國,我一直從事的是生物科技領域的基礎性科研工作。那時候,由于技術壁壘,很多酶制劑產品的定價權都牢牢掌握在國外少數幾個國家手中。”鄭春陽回憶道,“當時的想法就是填補空白,把價格‘打下來’。”

      天津強微特創立之初便把研發鎖定在了新型極端工業酶制劑上,這種工業酶制劑能耐90℃以上的高溫,如果研發成功,將填補國際空白。但是,在研發過程中,鄭春陽發現這個項目投入超出預期,研發周期也很長。在他回國前,國際上從事高溫酶制劑研發的人也還不多。如鄭春陽所說,“做企業不同于搞科研,創業之初首先要考慮如何生存下來。”為了補給工業酶的長周期發展,他準備通過短線項目來支持長線項目的發展。

      “我根據公司的技術儲備,重新調整了發展方向,把工業酶定位為長期項目,同時確立了三個短線項目,用短線項目來支撐長線項目的發展。三個短線項目分別確定為‘分子生物學工具酶’ ‘化妝品用生物活性因子’ ‘高端生物護膚品’??梢哉f,這是公司發展歷史上,生死攸關的轉折點。”鄭春陽說。

      方向對了,公司的發展就走入了快車道。分子生物學工具酶是基因工程和生物工程中必須要用到的工具產品,當時這一市場基本被國外產品所壟斷,鄭春陽帶領年輕的創業技術團隊最終開發出了60多種工具酶,產品質量與性能達到了國外同類產品的水平,該技術不僅填補了國內空白,也有效打破國外產品壟斷的局面。

      技術的突破意味著舊價格體系的改寫?,F如今,以轉座酶為例,過去每毫升的價格約為100萬元人民幣,而如今,每毫升的價格僅為5萬元人民幣。在分子生物學工具酶方面,強微特自主研發的轉座酶等產品填補了幾十項國內空白,用戶遍布大學、研究所和生物技術公司。而在新型極端工業酶方面,強微特錨定國際上新型極端工業酶方面技術空白,致力于關鍵性技術領域突破,加強技術研發,現已在極端工業酶應用上取得重要進展,實現了空白領域的“破繭新生”。

      更讓鄭春陽感到欣慰和高興的是,在這兩年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來,酶制劑是病毒檢測試劑盒的重要原料,公司的科技成果,也為全國抗擊疫情盡到了一份力。

      “回頭來看,任何人的創業之路都不會一帆風順,就像去西天取經,總得經過‘九九八十一難’。創業之初缺資金,依靠政府的政策資助,公司才度過了最困難的第一年。”在鄭春陽看來是天津濱海新區這塊熱土給了公司發展太多的支持,是國家發展的大環境給了強微特這樣的技術企業更好的發展環境,雖然創立之初困難重重,但這些都給了公司發展很大的信心,技術無國界,但企業家有祖國。

      創立自主品牌 讓高精尖技術走向百姓生活

      “創業的經歷,讓我學到了如何從一個科研工作者轉變成為一個企業家。”在解決了技術專利、資金、人才等問題后,鄭春陽和他的團隊終于研制出了當時市場上一直被國外產品壟斷的幾十種分子生物學工具酶。但公司卻又陷入了產品研發單一的“怪圈”,難以實現產業化生產。

      他坦言,做企業,應該在技術產業化上下功夫。“生物技術產業是一個高投入、高風險、高周期的‘三高’產業。即使手中掌握著尖端技術,也不可能迎來投資人無止境的投資,因為投資都有收益的訴求。所以,以生物蛋白質工程技術為基礎,尋求多種生物產品延伸,才是強微特發展轉型的關鍵。”

      鄭春陽用3年時間,實現了從只研制新型極端工業酶制劑,到延伸出包括分子生物學工具酶、化妝品生物類原料和自主品牌高端化妝品的3個生產方向。從工具酶到生物活性原料,鄭春陽逐漸產生了創立化妝品國產高端品牌的想法。

      特別是看到從國外回來的人們大包小包滿滿都是國外品牌化妝品時,他的這種想法就更為強烈。“國內化妝品市場,尤其是高端市場,基本被國際知名品牌占領。整體來看,中國市場本土品牌占有率僅為30%左右,而其他化妝品大國的本土品牌占有率很高。中國有技術也有條件走國產品牌自主創新之路。”鄭春陽說。

      而基于市場的需求,在研發過程中,也開始有客戶詢問他是否考慮涉足化妝品領域,為其研發高檔配方。受此啟發,鄭春陽專門作了一些調研,了解到如今化妝品發展趨勢是利用生物技術在分子調控和代謝機理層面上研發產品。于是他堅定了把方向轉向日化領域的想法,下決心要研制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護膚品。

      研發過程是艱苦的,曾經有一個酶項目,研發人員把純度做得很高,但是反應活性一直達不到國外同等產品水平。他們反復查找原因,大約三四個月的時間都花在了分子本身上,卻一直未能成功。偶然一次,他們著急做實驗,把簡單的微生物裂解后做處理時,發現酶的活性一下子提高了很多。正因為這個意外的收獲,他們最終找到了問題的解決方案。在討論了各種可能性后,大家一致認為是裂解過程中一種污染的金屬離子造成了活性增強。確定了這一論斷后,他們又設計了一些實驗,結果很好地解決了酶活性不足的問題,產品順利進入了商業化。

      “我們的研發團隊做護膚品配方時,對所用的關鍵原料如何發揮作用往往經過很深入的研究。”在鄭春陽看來,當前形勢正在發生變化,新一代消費者不再迷戀國外品牌,國貨品牌正在強勢崛起,這些情況必然會影響消費品模式的深刻變化。而就我國化妝品行業而言,過去經歷了理論模仿的“概念”時代、技術模仿的“成分”時代,這些終將落幕,目前正在興起的“體驗”和即將到來的“功效”時代,一定是基于科技創新、技術賦能的國貨真正崛起的時代。

      而正是這樣的一個契機,需要國產化妝品更要堅持以創新研發為核心。經過幾年的研發和推廣,2013年,強微特在酶制劑技術基礎上,推出了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芭睿芭睿”品牌高端生物護膚品,這也是鄭春陽多年來的中國品牌夢。從“芭睿芭睿”推向市場,到被高端用戶認可,按照鄭春陽的話說,這得益于強微特的生物技術實力,“芭睿芭睿”每一款單品都在嚴謹科學的體系下研發完成,其中有分子生物學、皮膚學、藥理學、化學等多個學科的綜合運用。

      回望研發路,鄭春陽坦言這條路走得不容易?,F在他感到特別自豪的是,國外的朋友回國時,會特意把“芭睿芭睿”作為禮物帶回去,這算是對國產化妝品牌的一種認可吧。

    您是進入本站的第 位瀏覽者
    版權所有: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天津市委員會 津ICP備05013411號-1
    地址:天津市和平區新華路209號 技術支持:北方網
     
    日本暴力强奷片A片视频